事故认定书亦可推翻,单方委托鉴定并非不可采信

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17 10:23:54 点击数:
导读:事故认定书亦可推翻,单方委托鉴定并非不可采信

交通事故认定书属于可推翻的证据;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意见书属书证一种,并非不可采信。

案情简介:2016年,郭某车辆起火,事故认定书认定碰撞高速路护栏后起火。保险公司委托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意见为“排除发生碰撞事故引发车辆本身起火的可能”。2017年,郭某诉请保险公司依事故认定书认定赔偿200万余元,保险公司主张按直接碰撞损伤的公估结果26万余元进行赔付。

法院认为:①交通事故认定书只是作为郭某请求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的初步证据,但属于可推翻的证据;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意见书属于书证一种,并非不可采信。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》第28条规定:“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,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,人民法院应予准许。”其中“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”,法院可依《司法鉴定程序通则》中对司法鉴定的程序性要求,从鉴定程序形式合法性角度进行审查。②本案中,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记载“A车右前部与右侧护栏相撞后起火”只是一种客观描述,并未明确认定碰撞与起火之间具有因果关系。在保险公司提交了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后,郭某无证据足以反驳且在审理中未提出重新鉴定申请,故保险公司提交的鉴定意见书中“排除发生碰撞事故引发车辆本身起火的可能”的结论,应予采信。根据保险公司提交的公估报告,本案车辆因碰撞造成的损失为26万余元,郭某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公估报告定损存在不合理之处,故郭某认为公估报告不具有公信力和公正性理由不能成立。判决保险公司支付郭某保险金26万余元。

实务要点:交通事故认定书属于可推翻的证据;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意见书属书证一种,并非不可采信。


上一篇:乘客未系安全带发生事故怎么办?法院:伤者也担责 下一篇: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!